南京红色日历 75年前怒吼学生冲进“白面大王”

2019-07-08 22:07:39 围观 : 101
网址:http://www.skabar.net
网站:开元棋牌

  

南京红色日历 75年前怒吼学生冲进“白面大王”家

  

南京红色日历 75年前怒吼学生冲进“白面大王”家

  更为难得的是,参加“清毒运动”的青年学生,提高了政治觉悟,开拓了视野,纷纷投入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不少同学更是在这次运动后加入了。

  55年后,总书记回忆这段往事时说:“在我们的后面,日本宪兵持枪列队,虎视眈眈地对着我们。当时,我对为什么能在日伪统治下开展这样的运动并不了解,后来知道是由于我们地下党组织巧妙地利用了日伪机构的矛盾。”

  闻讯而来的日本宪兵队企图阻挠游行,王嘉谟在与宪警说理斗争中,头上竟挨了日本宪兵一刀,鲜血直流。消息传开,激起全市大中学生的公愤。

  清毒运动后期,大家把目标对准了当时“宏济善堂”的老板曹玉成。人称“白面大王”的曹玉成住在丰富路一个多进的深宅大院里。行动前,厉恩虞派出王嘉猷前去探查曹家地形。

  诸多敌伪档案材料证明,日本政府在武装征服中国的同时,还有一个毒化中国国民的政策。日伪军公开贩毒,南京城内鸦片馆林立,到处乌烟瘴气。

  1944年1月29日,百余名学生包围了曹家。曹家是个深宅大院,旧式平房,共有好几进,搜查难度非常大。翻箱倒柜的,同学们一开始并没有发现。

  1943年11月底,林柏生派他的爪牙找到了“青救社”(党的秘密外围组织)成员、中大学生领袖厉恩虞、王嘉谟,鼓动学生进行禁烟游行并承诺保护参与人员的安全。

  队伍行进到当时最热闹的夫子庙,冲砸了所有的烟馆和赌场、舞厅,驱散了醉生梦死的国民渣滓,一二十辆临时征用的人力车满载着被没收的烟土、烟枪、烟灯,随着队伍浩浩荡荡地前行。

  “反毒化政策、我们不要毒品、为民除害、打倒丧心病狂的毒贩子”一路之上,队伍严肃有序,悲壮激昂,口号此起彼伏。

  伪政府慑于人民的压力与舆论,对曹犯下的滔天罪行,无法包庇,于3月判处其死刑并执行枪决。

  1944年1月29日,一群青年学生冲进了“白面大王”曹玉成位于南京丰富路的家,从他家里抄出了大量。,,

  1943年12月17日,青年学生揭开了清毒运动的序幕。南京中央大学的200多名学生,在厉恩虞、王嘉谟带领下,晚10时左右,整队向夫子庙出发。游行到烟馆集中的夫子庙地区,砸毁“逍遥阁”、“云裳阁”、“广寒宫”等几家大的烟馆,学生们一边打烟馆一边向群众宣传禁烟。

  如何进入曹家一探虚实呢?王嘉猷急中生智,运用足球踢得准的技巧,往曹家大门猛踢足球,待护院工开门查看时,一脚把球踢进曹家大院,以捡球为由进入院内一探究竟,为下一步行动做了准备。

  随着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日军侵华战争败象已现,却更加强了对沦陷区的血腥统治。彼时的南京,在日军与汪伪政府的双重统治下,民不聊生。

  轰轰烈烈的“清毒运动”迫使日伪政府接受青年学生提出的根绝鸦片毒品的要求,于1944年3月正式颁布了禁烟条例,从此毒焰猖獗之势已大为收敛,社会上吸毒现象也明显减少,不再出现公卖毒品、公开吸毒的情况。

  查抄“白面大王”事件是南京百姓反抗日伪政府统治的缩影,沉闷无声的南京城怒吼了,南京的广大青年学生怒吼了。

  宏济善堂戒烟部,名义上帮助戒烟,实际上是由日本当局暗中操纵的鸦片贩卖组织

  当游行队伍返回堂时,已近午夜。广场上,烟具、烟土、赌具堆积成山,由厉恩虞、王嘉谟点火,当众焚烧。一时火光冲天,大量毒品化为灰烬,同学们围着熊熊燃烧的火堆,高唱《毕业歌》、《开路先锋歌》,群情激昂。

  两位同学听罢,立即将情况向上级组织汇报,中共南京工委书记舒城听取汇报后,同意由“青救社”发动清毒运动,激励群众,团结广大学生,发展进步势力。

  12月18日下午,以中央大学为首的各大、中学校三千多名学生,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堂”广场,游行队伍向南直奔夫子庙。

  据资料记载,当时南京市内领得执照的贩毒商人有30余家,有售烟执照的鸦片烟馆达170多家,旅馆10余家,还有许多私贩毒者,真可以说:“五步一灯,十步一枪,横床吸毒,到处皆是”。

  天色渐晚,曹玉成仗着有日本人撑腰且并没有搜出,躺在床上撒起泼来。此时,细心的王嘉猷突然发现曹住的内房与外房相比好像短了一些,用棍子敲打似有空洞之声,于是立马爬上了屋顶,果然见到一排天窗下的小屋。旋即,曹玉成被同学们从床上拖下,翻开床垫,找到了密室的入口,密室内放着用铁盒锡纸包装的,足有三四公斤。

  1944年1月29日,一群青年学生冲进了“白面大王”曹玉成位于南京丰富路的家,从他家里抄出了大量。

  不由分说,同学们立即将曹玉成五花大绑,连同查获的毒品押往新街口广场,勒令他跪在孙中山铜像前,进行公审,国人皆喊该杀。当天,学生们把曹玉成交给伪首都警察厅,要求枪毙曹。

  而在日伪政府内部,因为“鸦片专营”油水丰厚,更是矛盾不断。汪精卫向日本人交涉禁烟,企图趁机掌握鸦片的专卖权。为此,汪伪宣传部部长林柏生想利用学生发起禁烟运动,讨好汪精卫。

  自1937年南京保卫战战败算起,南京城沦陷过去了6个年头,笼罩在南京城上空的除却家国仇恨,更有日军阴险的“毒化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