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老电影院回忆:“大夜市”尽是情侣和小痞

2019-09-12 22:01:02 围观 : 114
网址:http://www.skabar.net
网站:开元棋牌

  “最早是长江路上的大礼堂,爸爸妈妈公司会发电影票,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连着放三场,都是上影厂的译制片,很时髦。很多同学用汽水巴结我,就为让我带他们进场看电影。”伍小姐笑着说,真正开始花钱看电影是在高中时。 当时看大夜市的许多都是情侣和喝多了酒的“活闹鬼”,四五部片子里,前两部经常会放香港,到了下半夜,大多数人都睡着了,开始放盗版的英文电影。“估计有催眠的效果吧!不过我都等的后半场,因为有很多真正好看的电影。比如一部吕克贝松的《碧海蓝天》。周围的人打着呼噜,只有我一个人聚精会神地看,结果电影播放到一半,屏幕显示:金正VCD,出仓。我简直郁闷得要吐血,跑出去找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值班的大叔裹着个军大衣睡在外面的沙发上,好不容易摇醒他请他换第二张碟,他满心地不乐意,一直咕哝这么晚不睡,还看?” “有时我也会睡着,一张眼就是头顶上裸露的电线,以及在电线上飞奔的老鼠,手指所触都是烟头烫出来的洞。那时的电影院真的很不高级。” 30岁的伍小姐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从念小学到毕业工作,都没离开过南京,对于喜欢看电影的她来说,成长的记忆就是由一个个电影院串起来的。 每到周二、三,伍小姐一下班就坐公交车去龙江看电影,那时候那里还只是个新兴的住宅区,饭店很少,她只能带着面包和水像郊游一样。“后来南京城里开了德基、水游城,几乎所有电影院都开始了周二、三的固定半价,我又回到了主城区。不过我清楚地记得,2004年平安夜,国际体育赛事之都: 爱上上海的100个理由!上影华纳放的是《十面埋伏》,晚上6点之后突然大厅全满了。6个售票窗口同时开,每个窗口队伍超过20米这几年加上电影兑换券的流行,半价日以外大家都能用券换到电影片,也就是随时随地看电影都是半价,基本30元一场。你想啊,现在出去吃顿饭两个人不也要干掉一两百块嘛,哪里有看电影来得划算?有空调,一坐打发掉一个半小时” “上大学时校区在郊外,每次进城逛街晚了就会错过晚上7点半最后一班车,又不敢回家睡,被家长发现要骂的。只好去看大夜市。”伍小姐说的大夜市是曾经一度流行的通宵电影,工人影城、大华电影院等每家每晚都会开辟一个电影厅连续放电影,从晚上10点放到第二天早晨7点,四五部电影连着放,只要10元。“基本都是港片,枪战的武打的,很少会有很新很新的外国电影,原音带字幕,一看就是盗版碟播的。”伍小姐很不好意思地说。 “工作没多久,那会儿还叫上影华纳的影城就开了。报纸上都说是星级电影院,我也忍不住去看热闹。”伍小姐还记得第一次踏进上影华纳时的感受:“像酒店一样。高高的天花板,灯火辉煌,一只巨型的兔八哥模型,还有无数电影海报更关键是,他们推出了周二、三的半价场。” “我高中念的是11中,在鼓楼,隔壁不远就是曙光电影院。那时候电影院前厅是电子游戏室,当时的电影院都流行这样。同学的父亲是给电影院画海报的,就是门口左右的那两张大海报,有新的电影上就刷掉原来的,重新画上。因为他的关系,所以我们全班经常中午去看电影。那会儿电影院生意并不好,尤其是平时工作日的中午场,票才5元一张,几乎除我们班就没别的人了。我们一下课就买了盒饭带进去,一边看一边吃,看完正好回去上课。”在伍小姐的印象中,那会儿刚好是中国开始进口大片的时代,“《天崩地裂》、《水银蒸发令》,都是些好莱坞的电影。“皮尔斯布鲁斯南、施瓦辛格我们班的同学绝对是潮人,别人还在讲郭富城、刘德华的时候,我们都往外蹦英文名字!而那时买票送的巴掌大的彩色电影海报卡,至今还压在家里的玻璃台板下。” 30岁的伍小姐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从念小学到毕业工作,都没离开过南京,对于喜欢看电影的她来说,成长的记忆就是由一个个电影院串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