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体育特长生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2019-08-19 21:46:57 围观 : 92
网址:http://www.skabar.net
网站:开元棋牌

  开学第一周学院、体育代表队的迎新会和各种活动,给了欣宇一个最直观的感受:大学的环境宽松、自由,在这里自己可调配的时间和空间更多了。 后来上了北大,欣宇选择的是新闻与传播学院,因为北大的教练给她的建议是新传院内的氛围和老师都很不错,专业知识的学习相对其他学科而言,其跨学科的范围和面积更广阔,所以在这里的选择会更自由和多元一些。 大多数的体育特长生的职业规划在大五那个学期才正式开始。2019年前5个月深圳高技术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增长,大五新学期一开学,所有有资格保研的体育生都会递交自己的相关材料,这一个月,在几轮资格筛选与面试后,被确定是否保研成功后,大多数体育生才能够确定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并开始往后的职业规划。对保研成功的人来说,下一步规划是极其清晰的,保研成功继续训练,你还有三年充足的时间去规划你的未来;没保上研的人,则只能“被迫的”开始自己的下一步规划。除非,你能够早早的在大四就已经想好,以后不会走保研这条路,规划下一步往哪里走。可这样的选择太过于困难,因为体育运动,不拼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是什么样。 欣宇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四年训练和比赛的种种积累,她有足够的参与保研的资格。 她记得很清楚,测试结束后在等结果的那一周里,身体非常的疲惫,像一根被拉扯过度的橡皮绳,失去了张力。这种疲惫的感觉陷入了骨子里,“当知道自己测试通过,拿到了单招(保送)名额时,最深刻的体会和感受是终于可以暂时缓一缓,换一份训练计划,好好休息了。”测试通过后的第一感受,就像被瞬间扎破的气球,一瞬间释放掉了在之前训练中积攒的种种的沉重的情绪和感受。 高中时,欣宇的长跑成绩在队里数一数二。因为优秀的成绩和较好的身体素质,高测前一年教练就已经给她定好了目标。“当时他(教练)就只给我定了两个目标,北大和清华,其他的学校都没有想过。测北大,清华就是备选,测清华,北大就是备选。” 她告诉我,其实她身边的大多数体特生会从运动员的角度出发去看待和认识自己,生活的方式、习惯和规律也会遵从运动员的标准。运动员得对自己有要求,饮食和作息规律是训练的基本保障。可是,这不能够成为我们拓展自身思维和视野的局限性,教练如果能够更多的引导孩子们将视野的宽度拓展到整个校园里来的话,大学生活会变得更加的丰富,面对训练场上的挫折也不会让自己走极端。因为视野的开拓,是走向更多可能性的前提,同时也是激发了某种认识和意识。 大学这几年的生活中有太多的不适应,到了最后欣宇也没有能够彻底的消除掉这些不适应,体育特长生和学生双重的身份让她的一直以来的生活都伴随着矛盾,“至少在这些激烈碰撞矛盾中的裂缝找到了一些自我的碎片,一点点的建立起了自我的意识,以后的道路还很长,这将会一直是我自己与自己的斗争。” 广告专业内的大多数课程都会有组建小组共同完成作业的考核,这种形式的学习方式为欣宇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她可以和同学们交流,在思想交互的过程中完成彼此的成长需求。她对参与课程小组的讨论有极高的热情,在讨论前会查看很多与小组课题相关的文献和资料,如果她在讨论中一言不发,慢慢地就会被大家遗忘。“大一大二那时候,小组讨论不太敢说话,因为说出来的东西都被别人否定了,而且也不知道大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说。但后来,我慢慢才知道,原来这都是她们长年累月的学习积累,这种思维方式和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是积累而来的结果。” 目前,欣宇找了一份在优肯国际篮球俱乐部担任体能助教训练师的实习,每天主要的工作是辅助主教练完成训练计划,以及参与每周末教练制定下周训练计划的工作。她先找了一份在体育领域内并且是自己比较擅长的工作,想通过这个周期的工作进行调整和适应,让自己快速有效的投入进目前的生活状态。她觉得与其沉侵在失落与痛苦中,不如暂且爬出来看一看和放一放自己的情绪,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许哪天就会有突然的、不自觉的领悟,然后在这么一瞬间自己就能够悄无声息的缓了过来。欣宇现在有了大把可控的时间,还有一点好处是每周末可以回家陪陪妈妈,“之前的训练太忙了,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回一次家。妈妈一个人在家孤零零的,也挺可怜的,现在有时间了每周都会回去陪她。” 体测结束后的下半个学期,训练计划回到了正常的一天一练模式。对于体育特长生来说,最安心的事情就是体测结束后得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答复,在剩下的半个学期和将要到来的最后一个暑假里,绝对是这几年来最轻松和愉快的日子了。 在北大,你需要平衡好这里的一切。高中时,你只需要专注于训练,因为训练就是你考大学唯一的硬性指标,至于学校里的其他的事情教练都帮你“打点”好了。大学里需要的更多的是一种平衡,因为在北大,学习和训练是两件同样重要的事情,平衡两者的关系是把控自己生活的关键。但生活环境、学习方式的突然转变给欣宇带来了许多“不适应症”,“刚入学时对周围的一切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心,渐渐的,我后来才发现你想要真正融进这里的生活太难了。” 大学四年她一直在不断地尝试,渴望能找到一个能够与自己和解的办法,去将所有的矛盾化解掉,这样心中也能够明亮一些。 “身边的同学其实是我开拓视野和向其学习的最好存在。她们太优秀了,做什么都很厉害。起初我找不到形成我和她们之间差距的原因,在一段尝试着努力追赶和融入她们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这个原因。”从受伤后自我内部意识的初醒,到改变自己,欣宇走过了这么一个过程。 “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参加小组讨论时发言不是很积极”、“每天训练很辛苦”、“比赛任务挺重要的”…简单问了身边几个同学对体育生的印象,摘取了几条信息重合度较高的转发给了吴欣宇(以下简称欣宇),得到了她的回复:“嗯,在同学们眼里我们是这样的,平常也能感觉到。其实也只有你会想来问和关心我(我们体育生)在想什么了。” 直到北大的高测结束后并拿到了单招的名额,欣宇才能够结束每天这样单调、重复且艰辛的训练。 紧迫感来源于之前的生活方式,也源于系统。“我们跟普通生不一样,普通生在大三的那段时间里会提前规划是保研、出国还是找工作,因为他们是“自由”的,没有一个具体的系统和要求束缚着她们。但我们不行,我们要训练,必须要训练,只有到了大五,你才会能知道自己的规划。没有保上研,你就能够“被动的”脱离这一套系统了。很被动,一直以来都是被动的。”用体育特长考上北大,学校给体育生提供的系统和环境缺少兼容与协作性,给予体育特长生的管理制度和负责管理的部门,是一个单一运作的脱离大环境的系统。体育本身也是教育,它是连接人类德、智、体、美、劳的纽带,是建立健康身心的根基。因此,体育特长生本身是具有价值的,而不是体育成绩或其他。学校提倡的以人文主义为根基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文化思想,应当关心被冷落在角落一旁的“体育特长生”。我们更多的是对制度和管理在改革上的愿望。 北大,自由的学习氛围和管理模式贯彻到了校园内的每一个角落。在北大,没有像其他高校专人专管的体育特长生的管理制度,如专门的体育特长生院系班、体育生宿舍,统一的上课时间和训练时间此类的专管模式。北大宽松、自由的校园环境赋予了的体育特长生更多的空间,同时也赋予了他们一定的特殊性和责任,特殊于在课堂上他是一名普通生、在训练场他是一名运动员,身兼双职,在同时兼顾好自我身份转换的同时,也要对担起职责转换间的责任。 大一大二这两年,她被包裹着的意识有慢慢的被凿开,她想要走向更宽阔的世界,这样的心态帮她发掘了自己内心世界中未被光亮照耀到的地方。“可是,人很难跳出自己的舒适圈。体育特长生在特定的圈子里会被大环境中的主要意识形态和行为所影响,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影响来源于教练。”体育特长生入校后自然要付出努力,通过体育成绩回馈学校,但体育贡献与大学以教育为本质间的平衡被打破,体育生训练的意义更多的是追求体育成绩和荣誉。 总得来说,欣宇对学校大环境中的氛围抱以消极的态度,至今她也没能够融入普通生的圈子和大家打成一片,但她收获了宝贵的对学习态度的认识,也建立了一个模糊的对自我的认知。这一点,她与躲在破旧城堡中的其他人不同,绝不以优秀的体育成绩沾沾自喜,也绝不以这些荣誉和成就获得短暂的满足感,她愿意跳出这一舒适圈,去照亮和探索自己心中那一片光亮还未到的地方。 学习和训练间的冲突在于精力和时间上的分配,相较于学习其实更专注于训练,所花的时间也就更多。实际上,在二者间的矛盾中存在的问题是无法专注于学习,“其实从初高中就有这个思维,以体育训练为主,一路考学上来都是依靠体育,很自然整个人的思维重心和专注度就都在训练上了。”欣宇在学习上一直很努力,她意识到了自己无法专注于学习的原因。这次有意识的意识,从欣宇体育特长生的身份的角度来看,她这意识实际上是打破了固有的壁垒,让自己看到了训练之外的东西。 高二暑假到高三上半学期的那一整年里,教练带着她,欣宇每天都是打靶式的训练,以周为单位循环着练习公里跑,上下午交替着素质训练和专项训练。高三那年的训练很辛苦、很煎熬,因为要考大学,除了训练外的其他事情暂且全都被搁置一旁,每天就是专注于重复的训练,当一个周期(三周为一周期)的训练过去后,如果看不到自己有进步,那么压力就会很大。 保研结束后,欣宇给自己两周的时间,让自己好好颓废和放空了一把,期间找教练聊过,教练给出的建议是去实习,找一找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事情做。可欣宇她不知道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大学四年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到了训练,和大三顿悟后努力的学习上,哪会有时间和空间去思考和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呢?这是她最大的困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这种矛盾令人很痛苦,因为似乎这种矛盾只会出现在我这样的人身上。感觉其他同学在相处时就不会有这种略带微妙和尴尬的感觉。”欣宇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对来自个别同学或者老师的偏见的深刻印象,她们对体育特长生持一棍子全打死的态度——觉得体育生不行,体育生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不可否认,曾经或是现在学校里肯定还会有一些混着日子吃着体育成绩的体育特长生,但对待具体、个别的人应该用不同的态度的相处与对待,一棍子全打死的态度显得不太宽容和急躁。不管是什么态度或看法,积极或者消极的,都会是欣宇建立自我工程中的一片砖瓦,准确的、偏颇的、好的、坏的她照单全收,因为她需要这些意见,这些意见能够让她自身内部发生碰撞,激发她更全面的认识自我,建立更加坚定的自我。直到现在,这个过程还一直在延续,不同的是,给予她碰撞瓦片的人换成了社会上的另一拨人。 欣宇很清楚知道的一点,即是她与普通生在学习效果上的差距,学习方式、学习时间都不在一个水平线,因为在一天可工作的时间里有接近三分之一都需要用在训练上,甚至是更多的时间。尽管自己的学习方式和能力会对学习效果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导致最终能够在小组讨论中输出极其有限的知识,但欣宇试图通过小组讨论得到同学们的认可,去建立自我的这种想法和方式,使她建立了认识自我的过程,虽然长路漫漫,道路且曲,但至少是跳出了原有的固定的认识和思维。但令她困惑的矛盾在于,其他同学对自己的认知和基于认知的反馈并不是符合她内心中正在建立过程中的自己,因为可能同学们对她的一些印象或者看法在第一次接触时就已经定死了基调。 “大学其实比高中还要累,尤其是大一那一年,第一学期高校拿了个冠军,后来备战暑假的锦标赛时真的练得很辛苦。后来大三受了一次伤,将近养了一年多的伤,期间再伤与恢复给了我不小的打击,那时候就会想除了训练自己还能够做什么呢?”这次受伤,是启迪欣宇认识学习与训练意义与本质的关键所在。她跳出舒适圈的方式是一次意外的受伤,短暂的失去了体育带给她的荣誉和待遇,这一次意外让她看到了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也让她明白学习的意义。学习和训练的目的其实是一样的,去领会藏在它们背后的意义,不断地发掘、吸收和领会,让自己变得更全面、更健全和更优秀。 保研,到十月底就都结束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她需要“被迫的”再一次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对体育生而言,没保研最直接的影响是生活发生了颠倒式的改变,以及要马上面临着毕业。“之前每天按点要训练,训练的目标就是比赛,拿到比赛成绩能够去竞争保研,那样的感觉很充实,每天心中也会觉得很踏实。”对欣宇来说,这样“明确清晰的目标”一下子突然就丢了,还没来得及整理好自己突然丢掉的“特长”的心情,马上又要扑到另新一轮的“新”生活中去了。大五,她可以自由的分配时间,不用每周一至周六再跑去训练,时间一下空出来了一大半。其实,松弛的时间带来的是巨大的紧迫感。 “参加保研是因为觉得有可能,对自身的努力和能力抱以了一定的期望。其实,结果公示的那一刻自己心态还是崩了。因为马不停蹄的又得开始准备和思考下一轮的规划了。”学校保研的这一整个月里,欣宇眼中能看到都是跟自己同样焦虑的人们,到处都是,朋友圈、宿舍、食堂甚至是宿舍楼内的洗手间。这是一段压抑的日子,原以为这段日子结束后能够让自己松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日子让她感觉更加的压抑和难受。